筆趣窩 > 諜網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告狀 下 (求月票)

第六百一十三章 告狀 下 (求月票)

  ntent

  “這個蘇成德做事情也太囂張了,言行舉止就是特工總部的做派,哪配當金陵警察廳的廳長,我看林柏生真是有點饑不擇食了,為了擴張勢力,連這樣的人也劃拉到咱們這一方!”

  “明翔是咱們市政府的人,這一點誰不知道?打了明翔的臉,就等于是打市政府的臉,也是打你這個市長的臉,金陵和滬市挨得這么緊,他這樣做是給誰看呢?”莫果慷頓時生氣了。

  她是陳恭波半公開的情人,身份是非常敏感的,除了陳明翔之外,整個滬市還沒有哪個青年男子敢和她頻繁接觸。

  而陳明翔是個例外情況,他是陳恭波的嫡系,不但給她時常送珠寶首飾和奢侈品,還幫著她料理莫亞德的后事,這就不是普通的朋友關系了。

  莫果慷感覺她和陳明翔之間,有點無言的默契,只是礙于陳恭波的身份,兩人來往很有分寸,始終沒有越界,至于是不是這么回事,那是她自己認為的,陳明翔可沒有這么想過。

  蘇成德的后臺林柏生,仗著是陳碧君的干兒子,在金陵政府拉幫結派擴張勢力,也是金陵政府的重要人物。

  但是不管怎么說,陳恭波的地位不是林柏生能相提并論的,蘇成德仗著他的權勢,公開和陳明翔過不去,也就等于是沒把陳恭波放在眼里,誰知道背后還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內幕?

  “不要亂說,石泉(林柏生的字)雖然做事有點急躁,那也是特殊情況,他要是不爭,金陵警察廳長這個重要職務,就要落在別人手里了。”

  “蘇成德這樣的特務,也確實不適合擔任這個職位,等開會的時候,我和石泉說一聲,找個合適的機會,把他換個別的職位掛起來算了,免得給我們臉上抹黑,被周坲海他們抓住尾巴,有損汪主席的聲譽。”陳恭波說道。

  雖然嘴上批評莫果慷,但實際上已經肯定她的說法了,陳恭波不是沒有能力的人物,但耳朵根子軟,而且還好色的人就有這樣的毛病。

  他對特工總部或者說是特務機關,本來就沒有一點好感,就連李仕群也刻意疏遠,類似蘇成德這種心胸狹窄、橫行霸道的小角色,他就更討厭了。

  “市長閣下,這次會議需要我做點什么?”陳明翔問道。

  莫果慷還真不愧是自己的殺手锏,關鍵時候真能幫得上大忙,不枉自己對她的一番算計和努力。

  “參加這次會議的人員層次很高,日軍方面有派遣軍總司令部的總參謀長后宮中將、第十三軍司令部的澤田茂中將、金陵政府最高軍事顧問松井久太郎中將,興亞院華中聯絡部的太田泰治中將等等。”

  “金陵政府有汪主席、我、周坲海,以及中常委的委員、各部的部長、各省的省主席,你還達不到級別,資歷也太淺了,等過兩年我想想辦法,讓你進入中政委擔任委員。”

  “也不是什么都不做,會議的香煙和茶葉,就由你來負責供應,順便給你打打廣告,然后秘書處會通過中儲銀行給你結算。”陳恭波笑著說道。

  陳恭波對陳明翔的期望值還是很高的,中政委的委員,那就是核心層的大人物了,對軍政事務都有自己的影響力。

  陳明翔對所謂的“委員”并不感興趣,真要當上這個職務,那真成了大漢奸了,到時候抗戰勝利,怕是洗都洗不清,還是免了吧!

  他想的是,松井久太郎既然來了,那梅機關的影佐禎昭就得滾蛋,何不趁此機會去燒燒冷灶呢?他最愛干的就是這種事!

  倒不是想要得到點什么實惠,而是為了自己的“聲譽”著想,他得給日本人留下一個好印象,決不能有什么人走茶涼的事情。

  “按照我說的給戴老板發電,毛三木并沒有叛變,也沒有吐露任何秘密,憲兵司令部準備利用他的身份,消除行動總隊對滬市的威脅,建議局本部勒令行動總隊暫時隱藏,等過段時間再決定如何處理這個事。”

  “你去挑選幾件珍貴點的玉器,再把竹葉青茶裝上十斤,包裝的好看點,今天下午我要到梅機關拜訪影佐禎昭,這個老鬼子很快就要滾蛋了。”陳明翔回到馬拉別墅說道。

  影佐禎昭最喜歡喝竹葉青茶,而且一直都是陳明翔供應,臨走了,總得給他捎上點,別看茶葉不值錢,這份心意是千金難買的。

  “你打算給影佐禎昭送多少錢?”王真有點心疼,這段時間出去的可都是美元。

  “海軍陸戰隊司令部的松植少將離任,我送了兩萬美元,也按照這個數準備吧,別當守財奴,誰知道天上哪塊云彩有雨?”

  “我沒來得及和你說,周坲海已經答應給我貸款四千萬法幣,十年的還款期限,年底還要再給兩千萬法幣,十五年的還款期限,估計和白送差不多,沒有利息。”

  “你直接到中儲銀行滬市分行,把錢盡快提出來運到山城,托關系把美元債券買下來,坐在家里等著升值就行了,什么時候行情好,就賣掉一部分換成法幣,收購點物資運回來繼續賺錢。”陳明翔笑著說道。

  盡管陳明翔此刻的資產,已經不把兩萬美元放在眼里了,光是在轉移租界富商和保管租界商人財富的過程中,他就得到了幾百萬美元,這還不算法幣和地產呢!

  “誰要當守財奴了?做大事的確不能心疼錢,可這錢花在日本人身上,我就是有些不舒服,說說也不行嗎?哼!”王真白了陳明翔一眼。

  話雖然這么說,可她隨后轉身就去準備東西了,兩萬美元也是一分不少的裝到了一個大紙袋里。

  或許是在中央銀行工作過的緣故,王真這個助手對錢方面很敏感,這段時間陳明翔花的有點多,她就有些不舍得。

  關鍵是這些錢給了日本人,真心有點浪費,比如陳明翔給局本部一次就是五十六萬美元,她一點也沒有什么感覺。

  但只要是陳明翔說出來的話,王真從來沒有反對過,這不光是上下級的原因,也不單純是對方的經驗比她豐富,還有一些別的因素。

  雖然王真也是軍統局精心訓練的秘密特工,不同于一般的女孩子,可她也有女孩子的天性,心理上對男性有點依賴,喜歡陳明翔決定一切。(今天兩章)ntent

  p諜網 59162dexhtlp

看過《諜網》的書友還喜歡

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