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神級奶爸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主動送上門的女弟子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主動送上門的女弟子

  “你是得寶道人。”

  楚傾依‘很勇敢’的抬起頭,看著張漢,細聲細語的說了句。

  “沒錯。”張漢點點頭,很大方的說道。

  他也算是個老怪,大風大浪也見過,此時除了心中一點怪異,和對紫妍情緒的重視,也沒什么想法了。

  “你,我。”

  楚傾依又陷入了有話說不出的那種狀態。

  “所以你和得寶道人有什么關系?”張漢問道。

  “我和你。”楚傾依說道:“我簡單的說,我是你的,姑且算是記名弟子,我一直很期待能見到你,我會時常想得寶道人是什么樣的人,只是沒想到會是你,張寒陽,我,楚傾依,要當你的弟子。”

  “這......”張漢搖了搖頭。

  剛要說什么的時候,紫妍率先開口,只見她微微一笑,說:

  “不好意思,我老公不收女弟子。”

  “不收......”楚傾依猛地愣住了,但隨即她又想起了什么,說道:“我記得張寒陽是有三位弟子,其中大弟子是男子,其他兩位也是女弟子。”

  說話的同時楚傾依的目光看向了紫妍。

  近距離觀看,她也感覺有些驚艷。

  這位女子的逆天顏值讓她都非常羨慕。

  那么,她就是張寒陽的女人。

  楚傾依看了數眼,不知心中所想。

  “那是以前,我們來自于同一個地方。”紫妍唇齒輕啟:“所以抱歉,不能收你為弟子,楚傾依,我們也全程看了地龍榜的比賽,你很厲害,現在已經是煉虛境,也根本不用當我老公的弟子,以你的水準,去星界的大宗門也輕而易舉。”

  “不,這不一樣。”楚傾依微微搖頭:“我一定要當他的弟子,師娘,恕我直言,這是我堅守的事情。”

  咔嚓!

  仿佛是看不見的電流,在兩位美女的身體四周繚繞,兩人無形中的交鋒,讓其他人完全不敢插嘴。

  岳無為摸著胡子,笑瞇瞇的看著場上一切。

  他身旁的莉莎,嘴角也掛著笑容,覺得這種爭風吃醋的事情,非常有趣味。

  萌萌眨巴著明澈的大眼睛,左看看右看看,也不講話。

  調皮的陳川,更是站在妮娜身旁,還不忘拉著妮娜姐姐的手。

  在場眾人神態各異。

  或許平時,兩位女子這樣會交鋒一陣子。

  你來我往的戰斗,說著客氣的話,卻是笑里藏刀。

  然而紫妍沒心情繼續說下去。

  她聽聞楚傾依的話后,便直接擺手說道:

  “你有你的堅守,我有我的選擇,想要當我老公的弟子?我不同意。”

  楚傾依眉頭微皺:“不好意思,我是當他的弟子。”

  言外之意:也不是找你當師尊,你拒絕個什么勁兒?

  嘶!

  涼了。

  葉龍淵心中微驚。

  腦袋更沒轉過彎來。

  張寒陽,是楚師姐的師父?

  我的老天爺!

  那豈不是也要當我葉龍淵的師父?

  這可以嗎?

  我師父,張寒陽?

  不,不不不,不要這樣!

  葉龍淵打心眼的拒絕。

  作為當初和張寒陽齊名的人物。

  葉龍淵感覺自己生活在張寒陽橫壓八方的年代,也挺不錯的,最起碼后人講話的時候,也會說當時張寒陽腳踏很多天驕上位,其中便有一位混世魔王葉龍淵。

  可現在呢?

  葉龍淵是張寒陽的弟子。

  他想想身心顫抖。

  打心眼的拒絕這樣。

  與其當張寒陽的弟子,還不如當他的債主!

  葉龍淵神色陰晴不定,心里在琢磨著。

  言塵和蘇北木是有些懵逼的。

  啥玩意?

  這么牛逼的楚師姐,她竟然要拜張寒陽為師?

  張寒陽也太厲害了吧?

  兩人心中驚異。

  但紫妍說的話,讓他們更認為:沒戲了。

  他們也比較清楚,張寒陽是個寵娃狂魔,對老婆也好。

  果然!

  “老公,你要收她當弟子嗎?”紫妍微笑著問道。

  “呃,呵呵呵。”張漢咧嘴笑了笑,說道:“不收。”

  說著他看了眼楚傾依,又說了句:“我沒打算收弟子,你或許得到了什么,我也能猜出來,但那只代表了你的機遇,人生中機遇那么多,不可能每個機遇都要拜師。”

  “這不一樣!”楚傾依臉色微變。

  想要說什么,卻沒了機會。

  “走吧。”

  張漢微微搖頭,牽著紫妍的手,直接轉身帶隊離開。

  刷!

  楚傾依臉色又變,她有些急切,光腳踩在地面上,向前跑了兩步,伸出右手,想要挽回什么,可滿腔話語,卻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最終呆在原地,看著那些人離開,她的神態似乎有些頹廢。

  走了,都走了。

  他沒有收弟子當徒弟。為什么?

  是自己不夠優秀?

  不,不是。

  是她拒絕了,張寒陽的女人,她拒絕了,他才拒絕的。

  可他的表情為何那樣淡然?

  楚傾依思緒萬千,心中頗為凌亂。

  “師,師姐。”

  過了幾分鐘,見楚傾依還愣在原地,葉龍淵忍不住開了口:“別想了,紫妍拒絕,張寒陽不可能答應的。”

  楚傾依微微回神,下意識的問:“為什么?”

  “因為他最在乎的就是他的家人。”葉龍淵說道:“已經走遠了,他們的飛行器也升空了,師姐,我看咱們還是別惦記他了。”

  楚傾依微微搖頭。

  還是有些失神。

  她的樣子,像極了失戀的狀態。

  蘇北木見狀,小心翼翼的說:“也不是沒機會。”

  刷!

  楚傾依立馬轉頭,目光看向他,問:“什么機會?”

  “想要張寒陽答應,其實不如讓他的老婆,尤其是女兒答應,只要她們倆開口,在張寒陽那沒有搞不定的事情。”蘇北木回答。

  “可楚師姐好像的罪了紫妍?”言塵苦笑道:“沒看到人家剛才拒絕的很干脆嗎?”

  “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蘇北木安慰道:“功夫不負有心人,只要努力肯定能成功的。”

  “對!”楚傾依眸光一亮:“我會成功的!”

  “這......”葉龍淵有些暈乎乎的。

  他不想當張漢的弟子,楚傾依如果當不了,那他還是楚傾依的師弟,如果真的當了,他只能背井離鄉啊!

  “追上去!”

  楚傾依控制飛行器,快速升空,鎖定了張漢他們的飛船。

  與此同時。

  張漢這邊,一行人從飛行器離開,回到王艦的休息大廳。

  路上,紫妍雖然和楚傾依的交鋒勝利了。

  但心情也并沒有多舒服。

  “去落雨星辰。”

  張漢說了句,便拉著紫妍去了側面的房間。

  嘀嘀咕咕說了一堆。

  張漢很了解紫妍,正如紫妍很了解他。

  說一會兒話,也讓孩兒娘的心情變好了。

  “你怎么又來了個主動送上門的女弟子?”紫妍噘著嘴:“又是個小美女,你也太不讓人省心了。”

  一句話說的張漢苦笑:“我也沒打算在收弟子,不管有什么淵源,她就算了吧,別為這點小事煩心。”

  “不是煩心。”紫妍說:“就是不高興,有人要追你,我就不開心。”

  “這哪里是要追我啊?”張漢哭笑不得,想了想說:“每個人的性格都不形同,她的性格可能就是那樣,也不可能憑借我一個名號就愛上我,這不現實。”

  “......”

  聊了半響,才將紫妍哄的明明白白。

  事實證明,女人吃起醋來,也是比較麻煩的。

  兩天后,到達落雨星辰。

  結果尷尬了。

  進入亞空間的時候,忘了通知洛山烏他們。

  ”連接通訊。”

  張漢和洛山烏聯系,結果聯系不到,也在亞空間中。

  到達洛家的空間站,被洛家人熱情接待。

  進入主殿,安排在獨棟的大宮殿內。

  剛剛坐下片刻,一艘王艦,到達洛家。

  楚傾依來了,她的飛船停靠在旁邊,靜靜的等待著。

  一天后,當洛山烏的飛船歸來。

  楚傾依先行聯系了他。

  一人隨同大隊伍離開,前往地表。

  葉龍淵三人留在王艦上。

  “哎,中了魔咒,咱楚師姐完了!”葉龍淵唉聲嘆氣。

  “你小子就是欠揍,得了便宜還賣乖。”言塵沒好氣兒的說道:“張寒陽,張老怪,多牛逼啊,能當他的弟子,少奮斗百年!”

  “關鍵我說服不了自己。”葉龍淵無力的說道:“一想到張寒陽是我的師父,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我想當他的債主沒錯,可當弟子,真的別扭,不是說看不起他弟子的身份,而是那種,反正就是說不清的感覺,反正我是想好了,如果師姐拜師成功,就是我離開的時候,我將在修仙界闖蕩,盜天下大墓!我終于找到了我喜歡的奮斗目標。”

  “真偉大。”蘇北木一臉鄙視的說道。

  “我感覺,楚師姐未必能成功。”言塵微微搖頭,并不看好楚傾依的此次之行。

  落雨星辰。

  在洛家宮殿,此時正值黃昏。

  夕陽西下,金黃色的余暉灑滿大地,渲染了一絲凄涼。

  “哈哈哈,張寒陽,沒想到你比我回來的還快。”洛山烏大笑道。

  他和洛麗、董湘幾人正快步走來。

  另外一側是張漢等十幾個人。

  “也沒其他事情,就率先過來了。”張漢微微一笑說道。

  “來來來,我先安排晚宴,還是我們先忙事情,之后在吃勝利宴?”洛山烏問道。

  “先忙事情吧。”岳無為說道:“忙完也就安心了,如果不成功,還要準備其他的辦法。”

  “也對。”

  洛山烏點點頭。

  他們說話交流,都知道是什么事情。

  在落雨湖中,地下通道,那座懸空城,有三道關卡,需要破界石來通關。

  可七階破界石能否成功,還是未知情況。

  8)

看過《神級奶爸》的書友還喜歡

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