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雙界祭司 > 第八十七章 橫渡虛空!

第八十七章 橫渡虛空!

  就連姬宮保這樣強大的異能者,站在震動不斷的大地上,也難免感覺到極不適應。手機端https://他不得已懸空而起,茫然地看著腳下的桑省大地在短短時間內變得面目全非。

  那等精致、秀美的文化,在如此天災下顯得格外凄涼。

  良久之后,大地重歸平靜。可從極深處透出的恐怖氣息,和間歇性出現的刺耳轟鳴聲,顯然在昭示著接下來更大的災禍。

  似是眼前這短暫的平靜,只是留給人們一些哭嚎的時間罷了。

  姬宮保無意間看到了在地上涌動變形的一團血肉。

  他眉頭微微蹙起,不知道為什么這團血肉里面竟然會有沈源的氣息。

  接下來的十多分鐘里,姬宮保親眼見識了一團血肉是如何逆轉,重新組合成一個完滿的人體。

  面對姬宮保審視的目光,沈源一邊穿衣服一邊聳了聳肩,“祭司的復生術,羨慕嗎?我可以教你。”

  姬宮保撇了撇嘴,語氣低沉地問道:“這是……第八次了?”

  “嗯。”沈源的面色也沉了下來。

  天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絕大的圓形輪廓,遮擋了半邊天穹,比日月都要大了數倍。

  沈源可以很輕易看到那圓形輪廓中的山川大澤、地勢起伏。

  這是他第一次用這種視角觀察龍魂世界,但他確信,那懸在天邊的圓形輪廓,便是龍魂世界。

  這代表著兩個大世界之間的距離,已經無比接近了。甚至都不需要第九次牽引,兩者的地心引力已然糾纏在了一起,過上一段時間,自然而然便會相撞。

  “大人,我要走了。”

  沈源一邊說著,一邊從腰后摘下那根星界跨越圖騰。

  “程阮囑咐過我,一旦第八次發生,要立刻回返赤京城,不得延誤。”

  姬宮保長嘆一聲,點頭道:“去吧。既然這樣,我替你去一趟木奉帝國。不論局勢如何,陛下交給我的事情,總要辦完才是。”

  “拜托了。”沈源身上元素能量涌起,注入星界跨越圖騰中。

  就在他即將要發動星界跨越圖騰,穿梭空間回歸赤京城的時候,一個沙啞難聽的聲音忽然從遠空中飄了下來。

  “先覺,老友來訪,這么急著走嗎?呵呵呵……”

  沈源心中悚然一驚,這個聲音,他雖然只聽到過一次,卻深深銘記在心!

  這是……奈法李奇的聲音!

  沈源駭然抬頭,看到了一個小小的黑點。

  那黑點是如此的渺小,比針尖都要細微,若不是這聲音的提醒,沈源根本注意不到對方……

  那是一頭展翅翱翔的黑龍,正扇動著一雙遮天蔽日的翅膀,掙脫了龍魂世界的束縛,向地球快速靠近!

  “奈法李奇……你好膽!”

  沈源驚得渾身汗毛倒豎。他萬萬沒有想到,奈法李奇竟然敢直接脫離龍魂世界,橫渡虛空,向地球世界飛過來!

  那段虛空雖然已經被縮短到了可以記數的長度,但依舊是虛空。

  即便是絕頂圣者,都有極大的可能會在成功橫渡之前被虛空徹底吞噬!

  莫不是……奈法李奇已然破入了那個境界?

  不……不可能。沈源隨即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龍魂世界是不允許生物真正成為神靈的,否則奈法李奇也不需要費那么大勁,將龍魂世界和地球世界連接在一起。

  “哈哈哈哈哈!”一陣囂張的大小從天而降,奈法李奇龍口大張,眼中滿是欣喜若狂之色,“我回來了!我終于回來了!”

  “快跑!”沈源壓低了聲音對一旁的白虎戰仙和姬宮保說道。

  他自己則更是加快了催動星界跨越圖騰的速度,要趕在奈法李奇成功橫渡虛空之前,回返赤京城和程阮匯合。

  可奈法李奇的聲音卻再次不依不饒地從天而落。

  “沈源,我還把祖爾也帶過來了,讓你們師徒團聚!你準備怎么感謝我?”

  沈源豁然抬頭,雙眼死死盯著遠空的奈法李奇。

  “你做了些什么?你把老師怎么樣了?”

  “他很擔心你,所以我準備讓他死在地球上,以后靈魂可以給你做個伴兒!”

  沈源氣得渾身一抖,面露掙扎之色,緩緩將手里的星界跨越圖騰放了下來。

  姬宮保在一旁冷眼旁觀,這時候出口低喝道:“你冷靜些,程阮讓你直接回去,肯定有她的理由。”

  沈源斷然搖頭道:“不行,我怎么可以棄老師于不顧?”

  姬宮保狠狠跺了跺腳,忽然開口道:“那我們幫你。”

  站在一旁的白虎戰仙也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雖然沒有說話,但意思已經不言自明了。

  他們對奈法李奇自然是沒有了解的,但是一頭能夠獨自橫渡虛空的黑龍?

  其戰力幾許,何等境界,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來。

  沈源面色數變,登時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奈法李奇既然將祖爾擺了出來,沈源當然不可能就這么離去。但是要姬宮保和白虎戰仙也留下一起送死,沈源心中實在是一萬個不愿意。

  別看白虎戰仙和姬家眾人加起來足以媲美兩名圣者的戰斗力,可若正面和奈法李奇對上,恐怕不夠人家一只手打的。

  也一直到了現在,沈源才能略微體會到,當日程阮聽說姬閘重傷的時候為何那般氣惱了。

  若姬閘還在,手持三件赤帝國重器,也許能與奈法李奇一爭高下。

  可現在,全世界恐怕都絕難找出來一個足夠強大的圣者,去對抗氣焰滔天的奈法李奇。

  這頭黑龍身還未至,便已經在地球上投射下了廣闊而濃厚的陰影。

  沈源自懷中掏出一物,說道:“我和老師早有準備,就算不能將奈法李奇斬殺在此處,也至少能全身而退。若你們在,只能拖累我和老師。速速離去,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務。”

  他手中乃是一根細長的圖騰柱,造型奇特,隱約有灰芒在其上流轉。

  正是祖爾前些時候傳送給沈源的虛空穿梭圖騰。

  這根圖騰究竟能不能保證沈源全身而退,他心里沒有半點底氣。為今之計,只能先將姬宮保等人支走。至于自身的安危,沈源倒沒太擔心。

  錨點的九次牽引,便能讓兩個世界徹底碰撞在一起。而今已然過了八次,奈法李奇為了盡快達成自己的野

  望,怎么可能在這個時候殺了沈源?

  尤其是祖爾在側的情況下。如果沈源能想辦法讓祖爾掙脫奈法李奇的束縛,說不定師徒二人還有可能反將奈法李奇一軍。

  姬宮保深深看了沈源一眼,而后搖頭嘆息道:“那好吧,你保重,可別死了。”

  白虎戰仙似乎還想說什么,但看到沈源遞來的堅定眼神,也只得作罷,跟著姬宮保一同向木奉帝國的方向而去。

  世界逢此大變,木奉帝國唯一的圣者還死在了桑京城。姬宮保等人此去,絆腳石已然盡數掃清,沈源十分放心。

  待姬宮保等人離去,沈源便盤膝坐在桑京城前,靜靜等待著奈法李奇的降臨。

  這頭黑龍王本就是循著他身上錨點的氣機聯系而來,落點也自然在桑京城前。

  這一等,足足等了半個多小時。

  期間程阮早就察覺到了不對勁,數次試圖聯系沈源,卻都被沈源選擇性忽略了。

  沈源不知道程阮有什么計劃,更不知道自己的作為會造成多大的混亂。但祖爾對他有無法報償的恩情,若他就此離去,恐怕連親密無間的元素今后也會與他生出隔閡。

  他不能走,更不愿意走。

  強烈的風壓從天而降,一抹濃到化不開的陰影收起雙翼,落在桑省大地上。

  這頭黑龍,身長足有數百丈,從頭至尾蜿蜒如山脈。一雙幽深龍眸中似能裝下萬頃碧波,龍軀微動,便有罡風環繞、大地震顫。仿若從天而降的神靈,絕非凡間之物。

  縱然心中早有預料,但真正面對奈法李奇的時候,沈源還是不由得感到心虛。

  他不知道姬閘究竟能不能和奈法李奇相爭,但在他的感知里,當年的祖爾絕對比不過眼前這頭強大的黑龍王。

  隱約中,沈源覺得奈法李奇應該已經站在了真神境的臨界點上,自身的威能恐怕已經達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程度。

  “放了老師。”沈源瞇著雙眼,強自讓自己的聲音鎮靜下來。

  奈法李奇仰頭大笑,聲震千里,整座桑省大陸都為之崩裂顫抖!

  笑罷,奈法李奇居高臨下地看著沈源,眼中滿是揶揄之色,“祖爾不在我手里。”

  “這可笑的,凡人的牽掛。”

  “你永遠不會明白,這世界在神靈的眼中,是多么的渺小。凡人間的這些感情,簡直連令神嗤笑的資格都沒有。”

  沈源長嘆了一口氣,心中真正平靜了下來,再無半分多余的波瀾。

  “也是,你縱然強,但以老師之能,又怎么會輕而易舉地讓你捉住。”

  奈法李奇驟然將龍首伸到沈源面前,帶起的罡風幾乎吹得沈源睜不開雙眼。

  “他?螻蟻爾!”

  “若不是我當日用著先覺那丑陋孱弱的身子,他早就死了。”

  沈源想到奈法李奇悍然橫渡虛空的舉動,不由沉默。他心知,虛空祭術可能對這頭黑龍王造不成太大的威脅。

  “這么說來,你只是為了將我留下?”沈源頗為玩味地輕撫著腰后的虛空穿梭圖騰,看向黑龍王奈法李奇的眼神中已然無所畏懼。

看過《雙界祭司》的書友還喜歡

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