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太虛玄境 > 第二百零六章 春風正暖

第二百零六章 春風正暖

  此種場景,即便是辰奕和青陽的眼眸中都閃爍了幾分光暈。

  偌大的宮殿此刻悄無一人,或許是因為嫘祖已然習慣了這份孤寂,亦或是早便心有靈犀,無論如何,此刻的安靜成全了這一家人的平靜相守。不過,終歸是青陽警醒,上前一步,扶起母親道:“母后,妹妹沒事了,咱們進去說話!”

  “對!對!對!”嫘祖緊緊握著水洵美的手,隨意地擦了一把自己臉上的淚水,道:“你瞧瞧我,竟然如此糊涂!快去內殿說話!”說著,便拉起水洵美的手,當先走了進去。

  青陽對著辰奕歉意的一笑,只是,辰奕早已沉浸于這份親情之中,哪里又會有絲毫的不滿,當下,便是立刻跟了進去。

  “快跟母親說說,那日,聽外間傳聞,九黎一片火海,我便擔心的緊,而你,又是被力牧在背后暗中襲擊,其中險象環生,母親是連想都不敢想!這些日子,這些日子……”嫘祖緊緊握著水洵美的手,消瘦的臉因為心痛而顯得更加黯淡,眉梢眼角滿滿鏤刻著塵霜和疲憊,即便是女兒已經好端端的在自己身邊,可是一想到當初眾人描繪的場景,便覺得寢食難安。那副忐忑的樣子哪里還有絲毫年輕時神飛氣揚的痕跡……

  而水洵美也不在意,無聲地依偎在母后的懷中,跪坐在床榻前,聽著母親平靜博大而有力的心跳,那么一聲聲數著,便是世間最安定最溫馨的心曲。

  “那些都是哥哥和辰奕商議好的,根本沒有擊中我的要害!只不過看上去比較嚴重。不然,哪里能逃過父君的眼線。而當日燃起的那場大火,也是哥哥和辰奕再三推算好時辰的,哥哥的火勢一起,我們便已經到了太虛,連一根毛發都沒有傷到。”水洵美軟軟的笑道,聲音輕柔卻是靈動非常,可見此時的好心情。

  “那便好!那便好!”此時,嫘祖的心才徹底放了下來。也到得這個時候,才真正意識到,原來這個宮殿中,不僅僅有自己的一雙兒女,還有自己的女婿在場。此時,雪青色錦袍的男子負手立于一隅,遙遙如磐石而立,深深注視著自己懷中纖細的身影。目光灼灼,如濃墨般的延伸開去,卷著深不見底一般的漩渦,那般細膩柔和……

  “這些時日母后食不知味,寢不能眠,無論我和昌意怎么勸解,也一味聽不進去,此時,可算是放心了!”青陽笑笑“我已經通傳了昌意,想來,馬上就到了吧!”

  話音未落,便見空氣中出現了一道漣漪,果然,一個年輕俊逸的男子一步在其中走了出來,淺藍色衣襟散在風中,帶著杜若香氣,聲音朗朗道:“便知道,有了妹妹,你才能想得到我!”說著,快步向著水洵美走了過去,揉了揉她的頭發,道:“這些日子,可是苦了母后了!”

  眼眸中微微露出蕭索的笑意,讓水洵美心中又是一痛,這個萬事皆不在意的哥哥又何嘗不是如此呢?!雖談笑間輕松無比,然而,那眼眸中的驚喜和神色間的倦意還是真真切切地看進了水洵美的眼中,想來,這些時日,哥哥也是過得并不好吧……

  “哥哥……”水洵美輕輕啟唇,然而一瞬間,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昌意又是狠狠揉了一把水洵美的頭發,方才解氣般地笑道:“你這個丫頭,自小闖了禍便是我為你擔著,沒想到現如今嫁人都是嫁了,竟然還是如此能闖禍!真不知道,我這個哥哥是不是上輩子欠了你什么?!”

  “那是你自己活該!誰讓你從小就帶著她上樹抓鳥、下水捉魚,把她這個性子嬌縱的天不怕地不怕,現如今,我不追究你看管不周的責任也便罷了,你還來指責這些!”嫘祖笑著斥責道,看著自己的三個兒女齊齊環繞

  在自己身邊,心里自是無與倫比的欣喜與溫暖。

  “大哥!你看看,母后還是這樣,自小就偏心的緊,沒想到現如今還是這樣,常言道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沒想到,我這常年侍奉左右的兒子,倒不如這遠嫁出門的女兒親!”昌意一副委屈的樣子,笑著調侃道。

  青陽淡淡一笑,接口道:“你既然知道是遠嫁出門的女兒,偏還要吃些沒味的飛醋,端的是可笑!”

  說道這里,眾人皆是大笑起來,昌意也是低笑出聲,這些時日,壓在眾人心頭的一塊大石,終于消散,怎么可能不讓人透過一絲氣來……

  昌意性子原本就最是閑散,此時,難得見到妹妹,哪里還肯離開,就這么席地坐在了妹妹的身邊,哪里有那一族太子的做派,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妹妹一番,方才說道:“看情景,在太虛待得不錯,這倒是辰奕的功勞!”

  辰奕一笑,道:“岳家勢大,哪敢虧待了她!稍稍有個不如意,打的打不過她尚還另論,就憑兩個哥哥,我也萬萬不敢生出此番心思!”

  眾人又是一笑,自然聽出了辰奕話里話外對水洵美的寵溺。

  “那是自然!”昌意笑著威脅道:“雖然我不一定打的過你!但你若惹她傷心,哼哼!”

  辰奕自然知曉昌意的調侃之意,立刻起身,一揖到底,笑道:“絕不敢!絕不敢!”

  嫘祖和青陽被逗得大笑,眼眸深處都滲透出歡喜之意,那喜悅在血液中流淌,直直暖到了心底。

  “在那里,可還習慣嗎?”嫘祖輕輕摩挲著女兒的玉手,輕輕問道。

  “自然習慣!母后若是得閑,也可過去小住些時日,那里和這方時空的時間換算方式并不相同,即便是小住些日子,也是無妨的!”水洵美微微抬頭,看著自己的母后。

  此言一出,不僅是嫘祖,青陽和昌意也愣在那里,目光微微閃爍,竟是不約而同的看向辰奕。畢竟,如此隱秘之事,若是旁人肯定是遮遮掩掩、隱秘到底,而且,無論如何,軒轅和九黎畢竟是分屬兩個陣營,宿敵舊怨怎么可能平靜處之,而水洵美卻是如此輕易地承諾出去,心中雖然有些欣喜,卻始終擔憂女兒如此單純,難免會招惹到辰奕的猜忌。

  辰奕哪里能不知曉他們心底所想,當下,便是輕笑出聲,朗朗道:“母后和青陽兄、昌意兄何必這般表情?我們太虛一向是洵美當家的,不止可以當我的家,我們整個太虛也是以她馬首是瞻的!再則,母后和兩位兄長若是得閑,屈尊紆貴,我們九黎上下歡迎還來不及呢!怎么可能有其他想法!”

  辰奕神色中閃爍著的真誠真真切切的打動了三人,原本還以為年輕時候的情情愛愛,總是逃不過歲月、權術的襲擾,卻沒有想到,辰奕當真能為了水洵美做到如此地步!真真讓人嘆服。

  青陽和昌意對視一眼,竟是一本正經的站起身來,向著辰奕深深一禮,辰奕自然不敢托大,雖兩人沒說什么,然則,卻是清晰的知曉兩人此舉是對自己的托付,面上肅然,道:“洵美于我如同身體發膚,這種親密,已經不是尋常夫妻之情可以比擬,但請母后和兩位兄長放心!”

  水洵美微微抬首,看著母后眼神中流淌的贊許與欣慰,唇角微微掀起……

  “老婆,你說這算不算正事?!”回去的途中,辰奕兩手捏著狙如細長的尾巴,一搖一搖的調侃道。

  “吱吱!吱吱!吱吱吱!”還沒待水洵美回話,便見狙如在那狂叫起來,你說你們談情說愛也便罷了!干嘛來招惹本神獸我!想著剛剛在軒轅和自己一直心儀的小珠兒互訴衷

  腸,還沒待傾訴個痛快,就被這倒霉催的辰奕給提了回來,回來就回來吧,只是這個方式實在讓神獸的一世英名掃地,真真氣死人了!

  水洵美滿腹的感動,想著辰奕難得浪漫一次,就滿足一下他的虛榮心,卻沒有想到被這兩只一打岔,立刻就忘了個干凈!

  怒怒地瞥了辰奕一眼,無語問蒼天,一路構架的心理建設立刻煙消云散!

  眼見如此難得的浪漫被手上這只老鼠打斷!辰奕怒氣沖沖的對視過去,恨恨瞪了一眼,道:“既然你滿腹牢騷,那么今晚我就開開葷,看看耗子肉到底好不好吃?!”

  “吱吱!吱吱!吱吱吱!”狙如自然不甘示弱,想想,萬千年難得一遇,世所罕見的神獸狙如怎么可能蒙受如此奇恥大辱,自然是回贈給辰奕一波更加激烈地回擊。

  見狙如如此張牙舞爪,辰奕自然知曉定是不知準備了多少人身攻擊在等著自己,也不理會那吱吱之聲,就那么陰測測地看著它笑了起來,倒是笑的狙如越來越心虛,越來越沒有底氣。說不得,這么一個油鹽不進的家伙還真能把自己這么一個上古神獸給燉了?不能吧?不過,這個家伙真的曉得自己的身份地位嗎?

  就這么千思萬想,臉上已經帶了些許的怯懦之意,再看向辰奕的笑臉愈發覺得面容可怖,越發覺得這么一個無知淺薄的家伙,說不定還真的不知曉自己的身份!就這么弱弱的望向水洵美,祈禱著她的纖纖玉手可以把自己在魔掌之中解救出去。

  果然,水洵美不負所望地怒視了辰奕一眼,將狙如搶了過去,剎那間,狙如一掃郁郁之情,滿臉揚眉吐氣之色,再看向辰奕,眼中已經帶了幾分得意!不過,出乎意料的是,辰奕竟然沒有生氣,只是笑微微地看著狙如,慢慢搖頭道:“你是洵美的愛寵,我自然不能吃你!”

  “吱吱!”狙如得意地附和,哼哼,此番可知道后臺強大的作用了吧!諒你辰奕也不敢!立刻忘記了剛才是誰在擔心害怕。

  “不過……”辰奕慢悠悠地說道,手卻在懷中掏啊掏啊,掏了半天,把這一人一鼠都掏的有些莫名其妙了,才慢悠悠的在懷中提出另一只老鼠,就那么拿在手里,晃啊晃啊,陰測測地笑道:“雖然吃不了你,不過,這世間也幸而不止你一只耗子,不知道這只耗子是不是更香更好吃啊?!”

  “吱吱!吱吱!吱吱吱!”狙如一眼已經認出辰奕手中的小珠兒,就那么圓滾滾地縮在那里,一副驚恐交加的樣子,早已心疼萬分,也顧不得自己不是辰奕的對手,一步跳上辰奕的手臂,張嘴就要咬下去。

  辰奕哪里容得它放肆,一只手已經抓住它,笑道:“這可是你自投羅網了!”

  “或者,你覺得自己更加美味一些?”辰奕一臉壞笑,一手一只,將這么世所罕見的兩只狙如提在手中。

  “別鬧了!你把小珠兒嚇壞了!”水洵美無奈地看著辰奕,將兩只小小的圓圓的狙如奪了過來,看著兩只小東西好不容易脫了辰奕的桎梏,小如一把將小珠兒抱在懷中,一番抱頭痛哭,端的是讓人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辰奕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也便不去在意,眼眸微微流轉,看向面前的女子,目光繾綣,層層將她裹住,仿佛銘記、鏤刻,再牢牢揉在自己生命中,那一刻,柔光盈盈,他上前一步,笑著攬過水洵美纖細的腰身,低語道:“看,我又成全了一對!”

  水洵美低低笑著,玉白色的光芒緩緩籠罩下來,如同那一抹玉色的錦帛一般,在這輕柔的天際間飄蕩浮游,緩緩,而又緩緩……

  此間,春風正暖……

看過《太虛玄境》的書友還喜歡

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