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元末新世界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爭先4

第三百一十七章 爭先4

  第二日天色大亮,于志龍終于在胡床上一醉方醒。昨日他一時高興,多飲了幾杯,不免感到昏眩,趁著自己還多少清醒,再令孔英代自己多與座下的本地商戶、士紳等行了一遍酒,這才在幾個姿色秀麗侍婢的小心攙扶下,先行退入后室歇息。

  這幾日于志龍一心忙于軍事布局,隨后又部署軍政諸事,他雖未親歷廝殺,但精神上相當疲勞。順利得城后才終于放松了心情,大睡一場。

  于志龍草草盥洗,飲食后,勞景進來稟告了昨夜和今晨的諸般事務,請示指令。

  自元軍大敗后,城內外目前基本平靜,俘虜大多已被甄別,拒不降的或平素惡跡斑斑的皆被執法,城內原偽元酷吏貪官也多被拘拿,只待金炎一一問訊,查證清楚后,即可懲辦。至于登記、勘驗軍功,丈量田畝,核準土地等級等事,孟昌在今日就會一一展開。

  前幾日,臨朐傳來軍報,紀獻誠籌劃大軍渡河,徹底擊潰河東元軍,準備攻打濰州。這個計劃于志龍雖然同意,卻是有些擔心。益都城畢竟是山東中心的大城,元軍重兵團聚之所,也先、孟慶、顧愷、江彬、俞伯等皆是有勇、有謀之人,總不會任由靖安軍輕取濰州;況且益都元軍雖然受創甚劇,根骨猶在,還是小心為好。

  明士杰報,益都城的正規元軍堪堪萬余人,其余近兩萬多是地方義軍,戰力良莠不齊,士氣正低落。也先雖然大力整飭,但短期內提高有限。只是其中有幾部敵軍倒是實力不低,如元軍的賈道真部,義軍的孟慶部等。

  為順利保證紀獻誠的進擊,趙石在穩定了莒縣后,很快領潘彪再次領軍回援臨朐,這次潘彪的人馬足足有五千眾!足以據城守備。

  正是有了這股意外的強援,紀獻誠、明雄的信心大增,原本是襲敵取糧的計劃,在兩人反復籌謀下,還定下了一個圍魏救趙的補充打算。

  那就是一旦渡河取糧的行動被益都發覺,索性就在半路設伏,將增援濰州的元軍圍殲。同時,臨朐縣城故意示敵以弱,誘敵來攻,但實際上,潘彪部早已嚴陣以待,到時,必然給元軍一個大大的驚喜。

  兩人尋思也先對臨朐的報復心極為迫切,一旦發覺臨朐防御薄弱后,斷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即便是為了平息買奴對益都元軍連續作戰不力的怒火,給自己一個進階的臺階,最大的可能是趁機來奪城。

  紀獻誠也在給于志龍的信中大贊龐彪勇悍,不弱黃二、吳四德、明雄等人。若悉心打造,可為軍中悍將。于志龍閱后,想起此人粗眉大眼,膀闊腰圓,初次見面還給自己幾分顏色,不由好笑。

  對于紀獻誠的這個計劃變動,于志龍雖然意外,卻大為意動,若是真能成功,必然會扭轉靖安軍目前在益都路的孱弱局面。

  于志龍召集各僚屬探討這個新思路的得失,眾人雖褒貶不一,卻多為這個設想所鼓舞。如今日照已得,靖安軍又多了一個立身之所,繳獲極多;而且這次東行,新后得兵萬余人,兵威強盛,諸將信心滿滿,都盼著再立新功!

  益都城那數萬元軍,此時在諸將眼中漸漸成了野雞土狗般,何時上桌,不過是看大家的心情而已。雖然于志龍笑著強調元軍中還是有不少能打仗的硬茬兒,但大勝之下,諸將多不以為然,幾位文士中只有孔英獨表憂慮,但孟昌、金炎道:也先屢敗,軍心不振,絕無正面硬碰之理,若能取巧,他必不會輕易放過!

  雖然大家看好紀獻誠這個思路,于志龍還是提前做了一手準備。

  當初圍攻日照前,他早早令一偏將先領一軍偃旗息鼓,默默西進,本是打著增援臨朐的目標,如今索性令其改路,趕緊奔行濰州,策應紀獻誠,呈東西夾擊之勢。

  于志龍決心一下,立即書就一封,他吹干紙墨,再細細審視一遍內容無誤后,親自收入封皮,交由隨軍書辦印上火漆,立即快馬送往臨朐。

  這次臨朐與軍使同來的,還有謝林的一封書信。

  于志龍展開一看,卻是謝林認為靖安軍已經占有數縣,轄民數十萬,于志龍再用飛將軍的稱號已經不合時宜,畢竟自趙石以下,紀獻誠、萬金海、夏侯恩等諸將眾多,若其再得軍功后,職銜上難有晉升之名號,長此下去恐失諸將進取之心,故拜請于志龍立元帥稱號!

  立帥,不稱王!

  于志龍心中大動,再往下看,謝林指出此時靖安軍力有未逮,所謂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張士誠前例鮮活猶在,于志龍實不宜再犯。

  此時謝林特地來書勸進,怕是有自己的小心思。

  于志龍放下信,微微思索。自古勸進者,一旦成功,自然有從龍之功。高官厚祿,綿綿福蔭家室數代,自不消說。謝林既然一心歸附于己,自然希望于志龍平步青云,自己也水漲船高,不過他還是隱晦的勸諫于志龍不過忘了張士誠的前例。

  要說這屆元廷的度量也是相當大。張士誠者,如此大的聲勢造反,元廷絞殺不得,也就沒有了徹底剿滅他的心思,只要你肯歸順,就可暫時給你個名號。張士誠居然可保留一個聽調不聽宣的實惠。

  但是你一旦稱王稱霸,也就是向世人宣告與元廷的誓不兩立的招牌,即便是再昏聵的朝廷也不會容忍!張士誠不能見好就收,自然找來脫脫的傾國之兵的滅頂。

  于志龍自解困臨朐后,幾路兵馬齊出,如今已得東、南數縣。若無意外,膠州、般陽路等元廷轄地數月內也極有可能占據。屆時靖安軍廣有土地縱橫數百里,民眾百萬,一旦割據成功,必有稱雄之勢,早一步勸進,就早一步收益。

  久居官場而不倒的,不是變態,就是人精。

  能夠在風云際會時還有此清醒認識,更是難得!

  信的末尾,謝林道:臨朐等地苦于鹽少,靖安軍得了日照,最好繼續維持鹽場運作,完全軍控,以便抽取軍資。包括煉鐵、制器、采礦等,都應立即仿作前朝,迅速籌建專屬衙門特管。

  于志龍擊節贊嘆,乘興拿起案上的一支狼毫,草擬了一封軍令,擢趙石、紀獻誠為指揮使,萬金海、夏侯恩為副指揮使。

  正要發出,又覺得還不到最佳時刻,且待這邊戰事鼎定后再說。

  不過臨朐戰事要緊,于志龍還是另行書信一封,令軍使回復紀獻誠,叮囑其行大事者,切切小心!

  軍使剛剛出門,駐港的手下回報,港口外突然出現幾艘大艦,逡巡不去,看型制非普通民商海船。因不知對方來意,手下趕緊令所部封鎖碼頭。

  “備馬,去港口!”于志龍心中一驚,立刻穿甲吩咐。屋外勞景大聲應諾,令親衛們準備隨行。

  此時東海之濱,海浪濤濤。連綿的巨浪自天際層層涌來,惡狠狠的拍打在岸邊嶙峋的礁石上,飛濺出無數白花花的泡沫。雪白的泡沫飛濺,退落至洶涌的海面,在下一輪的浪頭中再次聚團而來。

  冰涼的海風自廣袤天際瑟瑟而來,于志龍即使在精鐵甲胄外罩了一層羊絨大氅,仍然感覺到一股冰涼的的寒意。

  一個雄健的旗手雙手緊握小臂粗的光滑旗桿,他身體前傾,抵御迎面的海風,緊緊跟隨在于志龍身后。

  快馬來到海邊,于志龍仰頭深深吸了幾口氣。濃郁的海腥味沁入心脾,令他神清氣爽。此世他還是初次感覺到大海的氣味和風姿,見到海洋的遼闊,難免產生一種莫名的興奮。

  他多少還有些前世大海驚濤駭浪的記憶片段,面對這波瀾壯闊的海天一色,尚能勉強自持不亂,但手下大部分從未見過此情此景的靖安軍將士無不是震驚的喘不過氣。

  天地浩瀚,人渺如蟻!

  “好大的湖!”一個親衛深吸一口氣,情不自禁嘆道。引得附近眾人訕笑:沒有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于志龍微微一笑。未登高山,不知天之遠,不臨大海,不曉水之深。此子猶如井底之蛙,初登上井臺,見到外界廣袤的世界,任誰都會驚得莫名。

  此時旭日東升,火紅的朝陽漸漸轉為白熾,海天一線處泛著一抹鮮艷亮紅色,在浪花中閃爍。紅彤彤的朝霞正托著一輪紅日。向北遠眺處,幾點帆影綽綽,樓船威赫,正是于世昌稟告的幾艘不明來歷的大船。

  于志龍策馬奔上一處海邊高石,端坐馬上,觀賞這壯麗美艷的日出。良久后,環顧左右嘆道:“諸君,當年魏武帝東臨碣石觀滄海,曾做豪邁佳句,某今日一覽這海天一色,旭日高升,方覺此人逸興橫飛之壯闊胸懷實乃我輩效仿之英姿!這天地之大,生生不息。人生不過數十年,我等當行英雄事,立不朽功;他日指點江山,激揚文字,可謂快意事!”

  他想起這一年來自己在臨朐、沂水、日照等地的轉戰廝殺,不知經歷幾番生死方得今日局面,以前的一個小小的探馬,今日已經是坐擁數萬大軍的統帥,世事變化如夢,簡直不可思議!

  他說的興奮,不禁躍馬揚鞭,飛速馳下巨礁,就在海灘上盡情飛馳。數百騎精銳緊隨其后。海浪滔滔中,傳來于志龍大笑聲和清晰的八個字。

  “日出東方,唯我不敗!”

  “閣下,我們難道不上岸,淬煉我等武士的刀鋒嗎?”一個高大魁梧的大漢恭順的在一個首領身后問詢。

  “不必了!這次我等不過是過客,該得到的好處已經在手,沒有必要為他人火中取栗!”首領一直在船頭扶欄遠眺,仔細的觀察遠處海灘上突然出現的這股騎軍風貌。

  “可是,就這樣回去,是否還需要知會那邊一下?”那個大漢似乎不死心。

  “武田君,武士的性命必須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大元朝已經老了,他的輝煌時代正在結束。現在既然已經見識了他們的虛實,無需過多的應付這幫蠢材!為了鐮倉家的未來,我們的近期目標還是高麗,這里離我們實在是過于遙遠了。”

  “這幫騎軍雖然不多,卻有一股悍不畏死的銳氣,線報說靖安軍這半年似乎打了不少硬仗,風頭正建,不可小覷。若是交手傷了武士寶貴的生命,就是有再多的銀錢也彌補不了損失。還不如先讓他們狗咬狗,再漁翁得利豈不是更好?”

  首領回頭見大漢心有不甘,笑道:“這次益都路的肥羊們出手倒是闊綽,不過替他們拿下一波商旅,竟然一次性送上數十萬錢!至于附贈的千匹綢緞更是價值了得。此次是不虛此行了!”

  大漢奉承道:“都是閣下神機妙算,那姓林的原以為偷偷改走海路去文登,就可神鬼不知,誰知閣下早看出了他瞞天過海的伎倆!”

  首領得意道:“大元人此時爾虞我詐,猶如一盤散沙,高麗又與他漸同水火,此正是我等揚名立萬,揚威海外的好時機!武田君,加油!”

  “哈依,在下絕不辜負閣下的期望!”

  “傳令,回程!”

  于志龍見遠處的大海船升帆漸漸遠去,有些狐疑。那幾艘大船的帆桿高大,頭尖尾方,船上建筑至少三四層,船身側面隱隱還有些懸窗之類,看起來絕非善類。

看過《元末新世界》的書友還喜歡

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