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守域奇緣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千世情緣(大結局)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千世情緣(大結局)

  楚晨陽就這樣堅持著走過第八段階梯,來到第九段。第九段臺階的壓力更大,他已經不能站立起來,雙手撐著臺階休息,自嘲地說道:“要是父親在這里,不會像我這么慘吧……”

  其實楚凌宇在這里,也好不到哪里去,楚晨陽體內帶著的是一整個新域,甚至還有黯尊級別的黯族人、域外來寄居的雅瑪族人以及域外魘靈神的神體,怎么可能沒有沉重的負擔呢?

  他以為這些在自己體內世界已經靜止的一切,不是他的負擔,可是各族的希望,自己守護新域的責任,怎會讓他輕輕松松地離開?沒有強悍的神體,他又怎么能保證新域及其中生靈的安全?

  “到時候了,走!”說是走,其實跟爬沒多大差別了,這條飛升通道的斜度可能達到了七十度,在下面看來,幾乎是一個垂直的懸梯,稍有不慎就會滾落下來,前功盡棄!

  下面看著的人已經不是擔心而是揪心了,萬一晨陽飛升失敗,那么新域和原域兩個域界共同發展的期望還能實現嗎?那些準備帶走的生命會有什么變化?如果以晨陽這樣全屬性的修煉者都不能破域成功,別的尊者還有希望嗎?

  楚晨陽并不知道別人在看著他,不顧形象地手腳并用,每抬一次手,邁一次腳都要付出全力,從來以強悍的神體為自豪的楚晨陽頭一次對此產生了懷疑。手指緊緊扣住上面的臺階,拖著沉重的腳步登上去,手指居然磨破了,落下一絲絲神血!

  一步!兩步!三步……每一個動作都讓下面一群人緊張的不行,他們的心跳聲幾乎都能傳遍整個承星,默默地祝愿:

  “晨陽!再走一步!師父給你打氣!”

  “你一定行,你是我無所不能的丈夫!”

  “父親,爺爺奶奶在支持你呢!堅持!”

  “弟弟,姐知道你最厲害!”

  ……

  第七階、第八階……眾人的心都要跳出來了!終于,晨陽爬到了第九段第九階,上身已經撲到了平臺上,但是這不能算完,只有當他的全身都在第九階上,才算是真正達到第九階,完完整整地走過了這一段鍛體之路。

  “只剩下最后一步了,可是,父親,我怎么沒力氣了?這一步就這么難嗎?”晨陽的意識有些模糊,飛升之路上的重壓已經超過了正常壓力的百倍,“父親,幫幫我!”

  “晨陽!父親在!永遠都在!這個域界的每一處地方,都是父親所守護的。兒子,你不要怕!你能行!”

  “父親……父親……你真的在嗎?”楚晨陽清醒過來,眼前一無所有,他知道剛才看到的是幻象。

  晨陽忍不住落下眼淚,就像那次在囚神獄,他的神魂都要放棄了,也是想到了父親,他給了自己最堅強的信念!

  “啊!啊!我要成功!”

  楚晨陽真的是太累了,這壓力也太大了,整個人都緊貼在懸著的臺階上。他先緩了幾口氣,咬緊牙關,左腳蹬在最后一級臺階上,使出最后一點力量,借著這一點力氣,他整個身體趴在最后一層小平臺上。壓力驟減,楚晨陽翻過身來,躺在上面大口喘息,然后盤坐起來運功恢復。

  “太好了!晨陽登上頂峰了!”

  “晨陽,我就說你無所不能!”

  “父親,你是我的驕傲!”

  “恭賀晨陽尊者!”

  “恭賀晨陽尊者!”

  許多在下面觀望的神者高呼起來。

  楚晨陽經過短暫的調息,感覺得到身邊的壓力已經減輕了,他站立起來,又看見了下面歡聲雷動的場面,神體變得輕飄飄的,似乎有吸力在把他往上拔!他向著大家揮手,這次是真的要離開了……

  這次只有幾息的時間,吸力突然加大,那洪亮渾厚的聲音響起:“不要抗拒,虛空在等你!”

  一陣陣的撕扯和擠壓,比起剛才在煉體之路上的情況要好了很多,估計這就是鍛體的作用,他下意識地去保護體內世界,但是發現根本不能動用任何元力了,才想到這里可能接近虛空,用魂力可能更好一些。

  果然以魂力將自身包裹就舒適多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楚晨陽懸

  浮在一處,就像飄在水面上的浮萍。遠遠地看見一片星河燦爛,有著一個像漏斗似的無數星辰組成的星域,那里就是自己出生的地方無極神域!

  連忙煉化了那一塊魂晶石結構的“圣靈令”,他就把黯神域的一群黯尊召喚出來,自從自己到了虛空,體內世界就不再靜止了,他感覺這里適合他們修煉,就讓他們出來適應一下。

  “天啊!我們真的出來了!多謝!多謝晨陽尊者,以后我們就跟著你了!”

  “大家在一起也是個照應,那就一起吧,你們先適應一下。”

  “咱們怎么連在一起呢?要是被虛空亂流沖散了就糟了!”這個消息楚凌宇父子都通報過他們。

  “我這里有頂級神器,都到這里來吧,我也不可能憑著肉身在這里漂泊。”晨陽說道,“還有點別的事情!”

  他取出魘靈神的神體,將其握在手中:“魘靈神,你能不能感覺到自己的神體啊?你要是不出來我就帶著你的神體走了!”晨陽感覺他不大可能離開無極神域太遠,就以魂力大喊大叫起來。

  “來了來了!你一出來我就感覺到了,沒命地往這里趕,太好了太好了,終于能回到身體里了!”魘靈神興奮地有些語無倫次。

  “至于這樣嗎?你好像生活的很好的,很強大!”

  “我都修煉多少年了!多謝多謝!你一定是在我的魂陣中得到這具身體的吧?放心,我說話算數,以后我罩著你們!走啊,我帶你們去附近安全的地方逛逛!”

  “前輩,我還不能走,我要等待圣域的前輩來接我,你不要去嗎?”楚晨陽問道。

  “你說什么?你說圣域?你是不是說圣域有人接你?!”魘靈神興奮地就像個瘋子。

  “是啊……您這是怎么了?”大家都從神器中出來,因為見過他的神體,趕緊拜見前輩。

  “圣域啊?我找了幾百萬年啊……你居然還有人接……”他感覺一副受不了的樣子:“我還被母域給坑了……我這是什么命啊……”他開始哭了起來,是激動的。

  “魘靈神前輩,您先別激動了,現在是要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好,萬一圣域的使者來了,會不會有啥要求什么的……”

  “恩恩,你說得對,我們都好好準備準備。”

  虛空中的時間楚晨陽還不會算,想必圣域的人也不會很快就來,他們在魘靈神的幫助下,就停留在這里等待。

  玄都尊者也感覺到了飛升召喚,打算晨陽成功后就試一下,但是大家看到了晨陽的艱險,勸他再準備準備。

  “我已經準備了很久了,晨陽帶著那么大的責任都不怕,我怕什么?”他向大家打氣說:“說不定我這回就容易的很呢?他們父子倆的晉升從來不靠譜,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好吧,我也不勸你了,一切小心,凌宇給你煉制的魂器和神器都帶好了嗎?”磬崖問道。

  “我多大的心啊,這么重要的東西不帶。我得趕快的,要不然不好找他!”玄都尊者上了晉升臺,大家有準備再次觀摩兩三個月的大能破域飛升。

  可是、但是,可但是,人家玄都尊者只有一會時間就有了那神奇的空靈狀態,也僅僅持續了半天就結束了,飛升通道是一片輝煌的金色,一樣是九九八十一階。身在臺階上的玄都也接受了同樣的提示,同樣走上了煉體之路,他覺得晨陽都能從頭走到尾,他要是太菜了,會讓大家笑話,就堅持走到了第七階之前。其實他所經受的壓力合鍛體強度,比起晨陽減輕了十倍,后來的三段,他覺得很難坑住,就運轉功法抵抗壓力,同樣走到了階梯盡頭!

  當他見到楚晨陽的時候,已經一身破衣爛衫,被通道中的擠壓和撕扯弄得像個乞丐似的,幸好魂器和神器什么的都有體內世界收藏著。神尊如果體質太弱,也過不了通道這一關,可惜不能和大家分享這個經驗。

  “哈哈哈!晨陽啊,你是在等我嗎?”玄都看見他,興奮不已。

  “是啊,咱不是說好了嗎?我們一起等圣域使者!”

  “剛才是你發出的圣靈令嗎?”不多時兩位強大的靈神到來,上下打

  量著楚晨陽。

  “似的,我們是從純陽祖師的洞府得到圣靈令的。”

  “哈哈,太好了,居然有這么多虛靈神,愿意的話跟我們一起回去吧!”

  “愿意愿意!請問使者,我什么時候可以回去看家人?”楚晨陽問道。

  “恐怕得個幾百萬年吧,怎么也得修煉到洞明期,要不然你們在虛空旅行是很危險的。不過每個人的資質不同,有快有慢的……你!你居然這么年輕!”這回該兩位圣使吃驚了。

  “呵呵,我只是運氣比較好!”

  “你這何止是運氣好啊,簡直是超級好!行了,走吧,以你這個情況,很快就能回去啦!”

  “等我回來!”幾人向著無極神域默默辭別,踏上了去往圣域的旅程,楚晨陽的圣域傳奇就此開始了。

  幾萬年之后,無極神域已經穩定下來,各族相安無事,魔族這幾萬年也安靜得很,不斷地改造著原來封鎖區域附近的星球,將一些魔族后輩搬遷過來。可能是因為神域的變化,魔族的下級域不再有那么強大的繁衍能力了,他們的數量和人族、獸族趨于平衡。本來他們的領地面積就不小,沒有太多的人口壓力之后,就沒有最直接的入侵動機,整個神域資源充足,各族的修煉氛圍很濃,各域都不斷地有大能破域飛升。而整個域界的大能,會在自己族群的統一安排之下,輪流到那里去觀察和守護,但是那里各族都可以修煉,只是能量狂暴,不是神王之下的神者能夠受得了的。

  幾乎在神界所有的族群典籍和傳說中,都記載著濃墨重彩的一筆:人族混元尊者楚凌宇,攜各族尊者大能幾十名,舍身守域,以集體自爆滅殺無極域魂,保全了域內所有生靈,為各族所敬仰……

  無極神域五行域天啟星世俗界望仙山脈

  “宇哥哥,你要去望仙山脈殺妖獸嗎?”一個明眸皓齒的十五六歲小丫頭,攔下一名差不多年紀的少年,少年一身勁裝打扮,身后背著一把九環大刀。

  “馨兒妹妹呀,你怎么到這里來了?小心你母親罰你!”那少年看著眼前的少女,目光中充滿寵溺。

  被稱為馨兒的女孩說道:“我跟他們說和你一起去歷練,我父母都不會反對的。”

  “你不用這么拼的,我保護你就好了!”被稱為宇哥哥的少年說道。

  “我才不要不保護,我要做你的幫手!”

  “好,那咱們一起去!”

  “我聽說,楚家五年一次的比武就要開始了呢?宇哥哥一定能得到第一名……”

  這里是天啟星被稱為仙遺大陸的燕國,不論是在哪里,楚家都是為人稱道的治家嚴謹、實力強悍的家族,分支無數,已經不論什么主支旁支,只要是楚家子弟,或者附屬家族子弟,都會受到重視,有靈根的可以去西黔洲修真,沒有靈根的就可以在世俗界好好練武,在家族中做事。

  這位名叫楚慕宇的少年,就是當年虞國楚家中的一脈,聽這名字就知道給他起名的長輩是多么崇拜老祖楚凌宇。因為慕宇沒有靈根,就在家族修習武藝,現在十五六歲已經達到武師高階的水平。而這位虞馨兒,祖上曾經是一代國王,現在虞家不過是一個中等家族,古老的虞國已經被現今的燕國代替了。

  他們倆一邊往山里走,一邊商量著什么時候到人人羨慕的新藍國楚城去,那里簡直就是神仙世界,如果仔細看他們的相貌,你一定會驚奇的發現,他們倆和舍身守域的楚凌宇夫婦長得簡直是一模一樣!

  偶爾心血來潮到這里閑逛的楚澄源夫婦見了他們,心中認定這便是爺爺奶奶的轉世之身,不知道這已經是他們的第幾世輪回了。當年他們結下“同心同生咒”,至少有千世情緣,看樣子,他們過得很幸福。

  “咱們不要關照他們一下嗎?”澄源的妻子濟源瑾問道。

  “不要打擾他們了,爺爺奶奶當年選擇不再擁有往世記憶,甚至連一點功法都不封印傳承,要的就是這樣平平淡淡地人生吧……”

  歲月靜好,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屬!

看過《守域奇緣》的書友還喜歡

快乐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