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大魏廠公 > 第五百六十七章破城

第五百六十七章破城

  嗤啦!

  嗤啦!

  刺眼的火光順著引火線飛快的蔓延著,空氣中散發出來了刺鼻的味道,所有大魏朝遼東軍的將士,都將目光投向了紅衣火炮所對準的方向。¤八¤八¤讀¤書,.☆.←o

  轟隆!

  轟隆!

  剎那之間,導火索上的火光終于蔓延到了最深處,然后,天地之間恢復了一瞬間的漆黑,更是給人帶來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壓抑低沉之感,緊接著,無盡的火光,排列成一條線,在這大地荒原之上閃耀了起來。

  和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同時傳出的,是刺眼的火光,驚天動地的聲響,還有那無法想象,如同是無數蔓延著火光的流星一般的炮彈,帶著巨大的炙熱光尾,朝著那沉寂在一片安靜和熱鬧之中的南平城飛掠了過去。

  這一瞬間,就好像是有無數的流星在天地之間撕裂開了巨大的口子,也像是天地之間響起了劇烈的驚雷,一陣翻滾,石破天驚。

  “發生什么事情了?”

  “怎么突然間起了這么大的雷聲?”

  “是要下雨了嗎?”

  “這云……”

  此時此刻的南平城內,那躲在城墻之下的守城戰士們,聽著遠處的天地之間傳來的陣陣轟鳴,那面龐上都是露出了一絲遲疑,還有疑惑。

  這雷聲,和往日的雷聲聽起來有些不太一樣啊!

  而且,抬頭朝著天上看過去,天色雖然昏暗低沉,但是那云層卻沒有多么的濃厚,這種情況下,怎么會有這么大的雷聲啊?

  砰!

  砰!

  砰!

  然而,這準備躲雨的守城戰士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耳邊又是傳來了一陣連續的,震耳欲聾的之聲。

  和這聲音同時出現的,是大地的顫抖,還有這南平城城墻的劇烈搖晃,人們的頭頂,甚至也有著無數的石頭碎裂,不斷的磚瓦碎片,不斷的墜落了下來。

  人們,還有那名守將,都是滿臉將恐的抬起頭,朝著那個方向看了過去。

  “這,到底是發生什么事情了?”

  “將軍,將軍,不好了……”

  “遼東軍打過來了,他們開炮打開南平城的城墻了……”

  “整個東面的城墻,已經被一輪火炮打開了一半以上了,他們的騎兵,準備沖鋒了……”

  一片驚駭慌亂之中,從剛剛那種炮火的轟擊之中活下來的一些戰士,身上帶著鮮血灰塵,還有滿臉的恍惚,倉皇無比的跑到了這名守城將領面前,大聲喊道,

  “將軍,咱們快跑吧……”

  “什么?遼東軍打過來了?怎么可能?”

  “快帶我去看看……”

  這名守城的將領根本不敢相信,遼東軍怎么會突然打過來?

  不可能的!

  整整三年了,遼東和大燕一片和平,通關貿易不斷的增加,大燕和遼東的百姓,幾乎已經快要忘記了戰爭的存在了,甚至,這么多年,連一次戰爭的摩擦都沒有過。

  怎么會……

  一片倉皇驚恐之中,這名守城將領在兩名士兵的陪同之下,走出了那躲雨的休息之處,然后,他們看到了這滿目瘡痍,觸目驚心的場景。

  抬頭看過去,天地之間一片漆黑,蒼涼,那原本整整齊齊,浩瀚的屹立在蒼穹天地之間的南平城城墻,已經被剛剛那一輪的炮火轟擊開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八⊙√八⊙√讀⊙√書,.2●3.o≥

  從西面到北面,整個一條城墻,都是徹底的坍塌了下來。

  這城墻之下,有著無數的殘垣斷壁,磚瓦碎片,還有不少的百姓,來不及弄清楚什么情況的百姓們,正凄厲的哀嚎,慘叫,驚恐無比。

  而在那一片廢墟之中,還有不少來不及撤走的商隊的人們,馬匹,貨物,都是被壓在了下面,有些還殘留著氣息,但也是絕望的等死。

  “這……這……”

  這名將領徹底的呆滯了下來,那瘦削的身子微微的搖晃了一下,然后嘩啦一下子,整個身子都是朝著后方倒了下去。

  他被這突然的場景給震駭的有些站不穩了。

  “將軍……”

  一旁的兩名戰士,忙著攙扶住了這名將領,臉上的神色也是變的格外的凝重,還有緊張,大聲道,

  “咱們怎么辦?是不是……”

  “快逃!”

  “逃命去……”

  不等這兩名手下把話說完,這名守城的將領已經是勉強回過了神兒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后勉強從兩個手下手中掙脫出來,就要朝著城內的方向狂奔。

  逃跑之前,還要先把自己家里值錢的東西帶上。

  此時此刻,他們哪里想過抵抗?也根本沒有那份心思,還有那份勇氣!

  “將軍,等等我!”

  “快……”

  那兩名跟隨在這名將領身邊的手下,見自己的長官也是倉皇無比的逃竄了,那面龐上的神色也是變的更加恍惚,驚恐同樣一起飛奔而去。

  轟隆!

  轟隆!

  轟隆!

  然而,就在這些人驚慌失措,慌不擇路的朝著南平城內的方向狂奔的時候,這身后的夜色種,那無盡的漆黑之中,又是傳來了一陣陣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還有無法形容的,炙熱無比的火光。

  甚至,連這整個天地都給照耀的明亮刺眼了起來。

  第二輪火炮進攻開始了!

  轟!

  轟!

  轟!

  炙熱的火光,如同燃燒著的流星一般,在這天地之間以弧線的形狀飛快的劃過,然后,直接是精準無比的,陸續的落在了這已經滿目瘡痍的南平城的城墻之上。

  劇烈的,震耳欲聾的聲傳遞而起,那原本就潰爛不堪的城墻又是坍塌碎裂,然后嘩啦啦的有著無數的碎石散落飛濺。

  這整個城墻,都是一瞬間,被摧毀,整個南平城,也是在這一瞬間,為遼東軍打開了巨大的缺口,而且是,寬闊無比的缺口。

  轟!

  同時,有著一顆巨大的炮彈,帶著炙熱和刺眼的火光,穿過了那層層的廢墟,然后落在了那幾名正在倉皇逃竄的守城將領和戰士身旁。

  轟隆!

  震耳欲聾的之聲,響徹在夜空之上,這幾名將領和戰士,只來得及看到那無盡的火光,兇猛的氣浪,還有感受到炙熱翻滾而來,有種無法言語的絕望彌漫。

  他們,甚至都沒來得及發出慘叫,就直接被那火光和氣浪給包裹了進去。

  轟!

  炮彈徹底的炸裂,他們的身體也是被湮滅在了其中,徹底的和那城墻,房屋等等一起變成了廢墟,那散落的碎石之中,有著碎裂的鎧甲,還有斷裂的肢體,以及殷紅的鮮血流淌了出來,周圍的百姓們,根本每人在意。

  他們瘋狂的,不顧一切的,朝著那城內的方向,狂奔而去。

  同一時刻,他們的身后,那遠遠的夜色之中,遼闊無際的天地之間,又是傳來了低沉無比的號角聲,還有驚天動地的擂鼓之聲。

  “沖啊!”

  “破了南平城!”

  “殺!”

  震耳欲聾的呼嘯之聲,就好像是江河浪潮一般,排山倒海而來,帶著無法形容的煞氣,還有兇戾之感,一瞬間的功夫,將這整個天地都給彌漫控制了起來,壓抑無比。

  而人們驚恐的回過頭去,看向了那聲音傳來的方向,只見,在一片漆黑和低沉之中,還有那無盡的云層之下,有著一隊騎兵,浩浩蕩蕩如龍,朝著南平城的方向疾馳而來。

  那場景,就好像是有著一條巨龍,翻滾呼嘯。

  在天地只見奔騰。

  “遼東軍打來了!”

  “快跑啊……”

  “跑啊……”

  眼看著如此眾多的遼東軍騎兵,就像是排山倒海一樣呼嘯了過來,這些城墻附近的百姓們,一個個的面色更加的驚恐,更加的絕望,他們哀嚎著,甚至都不顧一切了,朝著城內狂奔而去。

  這碎裂的城墻之處,更加的慌亂一片!

  ……

  同一時刻。

  在這南平城的城內,城中央的位置,那城內的大部分官員所聚集的府衙之處,依舊是燈火通明,無數妖艷嫵媚的舞女們正在搔首弄姿,而那些官員們,收了無數的銀子,此時此刻,也是已經近乎癲狂。

  他們縱情聲色,推杯碰盞,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官員,甚至已經強行拉著一些舞女,走到了一些沒人的角落,坐著那不堪入目的事情。

  那些剛剛將銀兩供奉上去的商人們,看著這一幕,臉上的神色都是變的格外的不屑,怨恨,還有不甘,不過,他們也不敢說什么,正陸陸續續的,低著頭,往府衙外面跑。

  轟隆!

  轟隆!

  遠處,西南面,傳來了低沉的轟鳴,他們感受到了大地的震動,還有著那濃烈的低沉意味,以及,看到了一些刺眼的火光,好像是從天邊升騰了起來。

  “發生什么事情了?”

  “那邊兒著火了嗎?”

  “怎么突然之間有這么大的動靜?”

  一眾商賈們湊在一起,面龐上帶著疑惑和好奇,看向了遠處的天邊,不知道為什么,所有人的心里都是感覺到了一絲壓抑,還有不詳的預感。

  人們也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離開府衙的腳步,想要盡快回家,或者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

  “報!”

  “急報!”

  而就在人們還沒有走出府衙的大門的時候,那遠處的街道之上,突然是傳來了一陣低沉的馬蹄之聲,還有一道渾身浴血,滿面驚恐的身影,急匆匆的,甚至可以說是狼狽不堪的從那遠處狂奔了過來。

  砰!

  這名戰士沖到了府衙的面前,然后便是倉皇無比的朝著那府衙里面沖去,同時,嘴里也是聲嘶力竭的大聲喊道,

  “快讓開,快讓開,遼東軍破城了,破了南平城了,我要進去通報!”

  “什么?”

  “遼東軍破了南平城了?”

  “剛剛那聲音,難道是火炮進攻南平城的聲音?”

  “大家快跑啊……”

  這名報信兒的戰士,剛剛重到了府衙的入口之處,還沒有來的及邁進去,那準備離開的一眾商賈們,已經是徹底的慌亂了!

  戰爭,不管是什么目的的戰爭,對于這些商賈,老百姓來說,都是毀滅性的。

  他們可不敢有任何的遲疑,最先想著的就是逃命。

  當然,他們更不會考慮著城里的官員,尤其是那些此時此刻,正在府衙里面,花天酒地,聲色犬馬的官員們的。

  那些家伙,死就死了,他們平日里也從來沒有把南平城的百姓,還有這些商賈們當作一回事兒。

  嘩啦!

  嘩啦!

  幾乎是瞬間的功夫,這些商賈們便是不顧一切的往外沖了出來,他們把整個進入衙門的入口都給堵的水泄不通,連那門框都幾乎要被擠壓的碎裂開來。

  而即便如此,后面的人,依舊是不顧一切的朝著外面闖,瞬間,這里便是擠壓得混亂無比,又是一片倉皇,而那名過來報信兒的戰士,本來就在城門那邊兒受到了炮火的波及,有些虛弱,這時候,面對這么呼嘯而來的人潮,更是一下子邊被湮滅了進去。

  “讓開……”

  “讓我過去,我要去報信……”

  這名戰士驚恐的,聲嘶力竭的吼叫著,想要往衙門里面沖,但是,卻無濟于事,人們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聲音,就算是聽到了,也絕對不會在意。

  人潮涌動,將他給煙滅。

  砰!

  不知道是誰,又在這名將領往前沖的時候撞在了一切,那名將領被洶涌的人潮給撞的倒在了地上,而緊接著,那無數的商賈們,又是洶涌而過,直接將他給踩踏的起不來了!

  “啊……”

  一片慌亂和凄涼之中,商賈們瘋狂的逃竄,而這名將領,則是徹底的,被湮滅進去,發出了最后一聲不甘心,絕望的吼叫。

  還有無法形容的凄涼。

  “哈哈……”

  “這一次有這么多的銀子,咱們又能享用很久了!”

  “這個女人給我,這是我先看上的,我享用完了才能輪到你們……”

  府衙入口的地方,已經是一片混亂浪跡,那名報信兒的將領,也是被人給踩踏成了肉泥的時候,這府衙的內部,后面的宅院里,依舊是一派歌舞升平,聲色犬馬。

  那些官員們,不知道又從哪里拿出來了一些不知名的藥粉,然后紛紛的放在了酒水之中,然后陸續的喝了下去。

  喝掉了這些藥粉,官員們的狀態更加的興奮,更加的劇烈,更加的歡快了,人們面色潮紅,眼睛發紅,甚至都沒有絲毫的理智了,然后紛紛的朝著那些扭動身子的舞女,甚至,是朝著那些容貌姿色溫婉一些的下人們,沖了過去。

  這府衙的后宅里,又是更加的混亂,更加的不堪入目了!

  那場景,實在是無法形容。

  “大人,大人,不好……”

  這時候,有一名捕快模樣兒的人沖過來,想要將前門發生的事情匯報給這些人,不過,當他看到這里的場景之后,這面色變的陰沉了起來。

  還有幾分難看。

  這場景,他見過很多次,這是這些官老爺們,服用了一種叫做歡樂散的東西,正在縱情聲色,享受生活呢!

  “一群混蛋!”

  “你們等死吧!”

  這名衙役模樣兒的人冷笑了一聲,將那后宅的大門關閉,然后轉身,朝著衙役之外跑去。

  “我先逃命去了……”11百度一下“大魏廠公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看過《大魏廠公》的書友還喜歡

快乐8开奖结果